随心所欲地开发脑洞

锈(8)-(10)

8.


“通缉令上写的是筱娅的名字?”三叶蹙着眉质问正在张贴的士兵。

“我只是奉命来张贴,所以还不了解详细情况。”

“能让我先看看吗?”

“……好吧。”碍于三叶的职位,士兵将手中铺展的纸张递给对方。

“抱歉。”三叶瞬间移动到对方身后,将其狠狠击昏。


“辛苦了,小三。”戴着兜帽的筱娅从墙根走出,四处张望着可能突然出现的警备。

“没关系,倒是你,为了他们两个那么拼命,真不像你的作风。”

“咦?那在小三眼里我的作风难道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无责任地推测很过分哦,就算是小三,我也是会生气的。”筱娅佯装气愤地鼓起双颊。

“你好烦啊,别凑过来。快点完成伪装,...

锈(7)

7.

咒术——以这一神秘力量作为组织的基础而迅速兴盛的帝鬼军,曾经掌控日本的经济、政治、教育等多个领域。吸血鬼与人类之间的战争,就像战国时期的诸侯争权,继而赢下领地。帝鬼军没有提防病毒的产生,吸血鬼没有阻止病毒的扩散。


这不过是一场试炼。不够强韧的枝叶会被大雪压垮而活不过冬天,不够格的人会追不上翻山越岭的强者而未能登上顶峰、徒留被山腰的暴风雨围困的尴尬境地。


圣经中的天启末日就这样无遮无掩地到来,如同砧板上的活鱼,普通人类的挣扎也不过是悲剧收场。超越自然的力量碾压脆弱的躯体,他们承受着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孤苦伶仃所带来的痛苦,幸存下来的人类依附帝鬼军或吸血...

窥(4)

4.

冷气开的很足。夕阳余晖从窗格外倾倒入红木地面,小百合站在吧台后方擦拭咖啡杯,洗碗池里堆叠几个碗碟,稳定的水流浸润过它们身上的装饰性花纹。忍不住悲观地叹了口气,小百合用悬挂在粘钩上的毛巾擦干净由于重力而不断滑落至指尖的水珠,从吧台走向店门。镶嵌在门扉处的金属把手上方分别挂着“营业中”的牌子和被编织成串的百合花朵。正欲扭转门把打开门,一张年轻的脸庞却透过玻璃映入眼帘。小百合生生被吓了一跳,向后踉跄几步后跌坐在地上。


“抱歉,你没事吧?”从黑发少年后走出的金发少年伸出修长白皙的手,小百合尴尬地摆了摆手,很快地站了起来。

“欢迎光临,刚才是我太冒失了。”黑发少年骨碌碌地转动...

Branch(1)

1.

额头抵着枕头,将脸颊深陷在由棉絮组成的柔软中,周泽楷闷不做声,身上的被子从光裸的肩膀滑落。修长手指抚弄着翘起的一撮头发,使之缠绕在指尖。江波涛将踢落的被子复又铺展,沿着周泽楷的身体轮廓为他掖好被角。镌刻在脑海里的举动自然流畅,江波涛在平躺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鸣响一声后,手指摩挲着磨砂膜,将本应纷至沓来的铃声掐灭。悄无声息地退出房间,将门扉虚掩。卧室与书房隔着洗浴间,江波涛步行几步来到书桌前,咖啡杯中的液体不起波澜,清晨时还淌出的白雾也已经消失。江波涛习惯性的早起并没有影响到与之同睡的周泽楷,昨日的生日会玩闹过度,连一向拘谨的周泽楷都被活跃的气氛感染,从而在KTV献上几曲。...


End

1.
知道结局以后就丧失了返回开头重新品味故事的冲动,这是大多数人的抉择罢了。被无谓的结果封锁在过去的人,是不可能成长的。

“宫地桑!今天下班很早哟。”叶山笑颜灿烂的向刚走出公司大门的金发青年奔跑而去,不意外地被对方的右胳膊阻挡在了半米之外。
“别那么随随便便冲过来,碾你哦。”松开了右手臂的宫地被由于惯性而向前进的叶山撞得向后踉跄两步,不过依然是稳稳接住了比自己稍矮的橘发青年。
“抱歉!可是今天雪那么大,我很担心你。”叶山从围巾里抬起颊色粉红的脸,像是被赋予了力量般的双瞳显得明亮异常。
“干嘛那么兴奋?难道你今天碰到旧友了?”宫地清志活动着被露指手套包裹的手掌,将对方的衣领朝脖子处拢了拢,温柔的将落在叶...

Camera’s whisper(1)

1.

身体被固定在天花板的一隅,和我的同类一样的命运。我是没有呼吸的物体,然而却拥有自己的思想。电子产品都会通过信号传递出内心的想法,只不过被自以为伟大的人类忽视罢了。通过镜头,出现在我的视野中的是一个黑色短发的男子,他穿着普通的黑色西装,系着根深蓝色领带。不过这画面中的不和谐处在于束缚着男子的白色绷带,对于只有一般常识的我而言,并不能认定这是个正确的使用途径。


也许我应该往我那一般容量的数据库添加上“用绷带捆绑他人”的事项。在我扭转头颅时,一个男子从这闭塞空间的唯一一扇小门伏低身子走进,他穿着浅蓝色兜帽衫,里头是一件灰色字母T-恤,下身是一条修身的黑色九分裤,整个人散发出...

锈(6)

6.

成为吸血鬼的时候,看着挚友鲜活的脸庞变成骷髅。黑发黏腻,贴着后颈,结疤的伤口再度开裂。他不记得自己的名字,身为人类的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在他将尚不牢固的獠牙刺入人类的肩膀时,灰飞烟灭。山中的清泉、芬芳的花朵、木屐踏入软泥、背篓里盛放着散发出透人心脾味道的不知名草叶,还有黑色短发的少年满足的笑脸。记忆的碎片都与那个少年息息相关,他忍不住去想,那是谁?用于斩杀人类的刀一把接着一把,长满锈斑。记忆却没有模糊,像是诅咒一般地为他奉献全部与少年相处的细节。因为过长的头发和瘦弱矮小的身体被欺凌,从而得到了少年的保护;两个人都伤痕累累地趴在粗粝的地面,少年将握紧的拳头展开,继而撑起身体,向他伸出手。不...

窥(3)

3.

皓白的齿贝衔着一块由于炙烤而呈现金黄色泽的鸭肉,猛地吞下后却因为稍高于敏感舌苔的温度而将色泽红润的唇瓣张开,隐藏在阴影下的粉色软舌微探出头部,缓解口腔内火辣辣的烧灼感。


“不擅长吃辣呢。”深夜笑眯眯地将釉彩鲜艳的茶杯推到红莲面前。

“啊,怎么看你都是故意选择这家中国餐馆的吧。”赠送白发男子一个白眼,红莲狐疑地打量了一眼杯中的浅茶色液体,在深夜“喝喝看吧”的凝视中,小口抿着那液体。

“刚开始喝有些涩,之后就显出茶叶的清香。总的来说,还过得去。”红莲放下茶杯,用勺子舀起一块在暖黄色的散射光中浸润着汤汁的豆腐。

“大概是红莲对甜食没有抗拒力的关系,导致对其他口味都先入...

锈(5)

5.

“筱娅,”黑暗中的男声在密闭幽暗的空间里回响,紫发少女仿佛被冲击般地抖了抖。“有一个特殊任务需要你去完成。”

“是。”严肃而冷酷的眼神从紫发少女的眼眸中射出,如同西伯利亚陡然升起的寒流。


从来没有那么憎恶人类。恐慌的、畏惧的、撕心裂肺地吼叫的,这真是地狱般的画卷。亲自为作画者磨墨的自己内心那份憎恶,转变成了麻木。他们和帝鬼军一样是低劣的骗子,对他人撒谎、背叛亲人朋友、为了寻找一个安宁的地方舔舐伤口,归顺于放肆蹂躏他们的吸血鬼。


小优,那些站在你身后的人终究会露出獠牙的,我不会轻易信服身着军服的人类。和我一起逃走吧,远离这个战场,回去那个盛开着粉色樱...

锈(4)

4.


“真是个没有协调性的家伙!我就知道,不只是任务的时候容易冲昏脑袋,竟然连训练都会把自己弄成那副狼狈的模样!”三宫三叶站在自动贩卖机前,一罐乌龙茶骨碌碌地掉落到指定位置,她一边弯下腰一边将脸扭转向紫发少女站立的位置,嘴上的抱怨依然没有停止的迹象。


“嘛,别那么生气。这样他就能更快地成为一个有协调性的队员了,毕竟他的缺席导致任务停摆,这一点是谁都没办法否认的哟~”柊筱娅伸长右臂,迅速地抢夺过了三叶才喝了一口的饮品。无视对方由呆滞变为恼怒的表情,以一副极为享受的姿态咬住吸管,吮吸着透明的液体。


“不过,那个空缺已经被填补上了,时间不等人,明天就出发吧。”三叶以一个略为急促的语...

© 漪星月濯 | Powered by LOFTER